人工智能作曲有利也有弊|争鸣

2021-12-29 07:12:57 文章来源:网络

作为“音乐技术系”的在校生,笔者一直对人工智能在音乐产业的应用很关注,不**前观看由音乐周报主办的“融合与超越——2021**音乐科技应用**”,更引发我对人工智能作曲的一些思考。

在工业4.0以及互联网+的背景之下,人工智能作曲在音乐方面有了较大程度的发展。人工智能能够通过对光学乐谱的识别与乐音的掌握,对人类情感表达方式进行推理,从技术层面理解人类的情感,从而进行情感型的作曲。例如,早在2016年,谷歌与索尼计算机科学实验室就使用人工智能进行歌曲创作,分别创作了音乐剧《越过墙垣》与披头士风格歌曲《爸爸的汽车》。听众普遍表示,人工智能作曲在认知与听觉的角度上与人类创作的歌曲没有差别,其中也蕴含了人类的情感。

但是,人工智能作曲有利也有弊。从人工智能对人类有利的角度思考,它有以下好处。一方面,世界各地都有着丰富的民族音乐资源,如果将其与人工智能作曲相结合,一定能够碰撞出全新的火花,使民族**音乐迎来互联网+时代的全新发展,这对音乐的流行与传播也有着较强的发展意义与发展价值。另一方面,人工智能与音乐的结合发展在一定程度上需要以机器人为载体,未来的音乐机器人能够在情感计算下进行智能创作、智能作曲以及智能演奏,这就使得人机互动的方向有了全新的角度。此外,人工智能作曲在一定程度上为我们如今的作曲领域发展提供了全新的思路与方法,作曲人与音乐制作人等也能在此基础之上进行有效的发展与进步。

人工智能也有如下几个弊端。首先,目前国内外人工智能作曲无论哪一种算法都存在短板。比如上世纪90年代提出的混合型算法,能从多个方向创作歌曲,但其知识引导机制的建立较为困难,在计算机规则建立上也存在一定程度的限制,因此在应用过程中遇到了很大阻碍。再如,马尔科夫链是一种随机的作曲算法,目前广泛应用在作曲领域,但因其本身在应用过程之中是随机的,任何可能都较大,无法对其旋律片段进行模型的建构,也就无法对音乐风格进行有效的界定。

其次,互联网技术的发展,对著作权基本理论、著作权保护的作品种类及著作权权能体系都产生了深远影响。面对人工智能技术的不断进步,著作权制度能否经受住新一轮冲击?运用人工智能产品创作出的大量机器**、机器小说、机器诗歌等创作物,是否属于著作权法所保护的作品?是否有必要明确“人工智能创作物”的定义?其能否纳入到现行的著作权法保护框架,抑或针对人工智能或智能系统“创作”的成果建立一种新形式的**产权?人工智能**或算法之类是否能够成为受法律认可的作者?这些疑问,随着人工智能技术的进步与运用都将出现在人们视野之中。

所有的新鲜事物在互联网+背景下的研究过程都存在着一定的利与弊。我们要正视人工智能作曲方面的优越**,促进其发展以及人工智能作曲质量的提升;另一方面也要不断增强技术上的进步,将更新的技术发展运用到作曲中来。

贾维宇/文

来源:音乐周报

收购了波士顿动力的现代,小试牛刀。

「不务正业」的现代又来秀肌肉了,这一次他们推出的是一辆看起来平平无奇的移动**,**一看我还以为是纯电**的缩小版,又或许它的灵感正来源于此。

以后出门逛街,带上它

其实这是现代造的一款四轮机器人,MobED(MobileEccentricDroid)。

它的主体是一个扁平的矩形**,可在其上放置各种工具,另有四个12英寸的充气轮胎。每个轮胎都配备了三个电机,可以独立控制。

借助这些电机和复杂的悬挂系统,MobED能够以非凡的**度和稳定**调整**的角度和行进路线,即使在不平坦的表面或坡道上行驶时,也能保持极度的平衡。

为了展现这一特**,现代在片头位置就给MobED设计了「背着香槟塔上坡」的吸睛戏码,有种成龙电影的感觉。

目前,该设备可以自主或远程操作,设计用于搬运物体,但**终它可以用于「搬运」人。

在演示视频中,MobED可以通过安装拓展配件变成婴儿车、移动显示屏。据悉大导演史蒂文·斯皮尔伯格还将其当作摄影云台,拍摄长时间的跟踪镜头。

现代汽车集团机器人实验室负责人DongJinHyun在一份声明中表示:

我们开发了MobED**,以克服现有室内引导和服务机器人的局限**,同时通过升级**的整体机动**,**大限度地提升它在城市中的实用度。我们也好奇着,MobED的潜在用户将如何扩大他们对**的需求和功能。

该机器人的**高时速为 30 公里/小时,内置 2kWh 的电池,充满可支撑 MobED 行驶四个小时。

不过它究竟是如何实现自主行进?这还是个谜,在**稿中,现代没有提到任何跟传感器相关的内容,也未说明它是否具备自动驾驶能力,但就从演示视频中看来,MobED具有颇高的实用**。

罗马不是一天建成的。造车很**的现代公司,其实在机器人领域早有造诣,毕竟在制造工艺上,造车跟造机器人有蛮多相通之处。

此前现代也推出过许多机器人概念产品,譬如专为外星环境打造的TigerX-1,它拥有一副酷似火星车一样的外观,因为他们的制作理念非常相近,都是为极端环境而造,突出一个耐造和轻便。它没有座舱,而是利用模块化设计帮助人类背负和携带工具,在难以行进的地形中穿梭。

人可以去到的地方,它可以去到;人去不到的地方,派它去到。正是有着一颗躁动的心,现代不仅专门成立了一个专门负责机器人技术的部门NewHorizons工作室,而且在今年年初,以11亿**元的价格,从日本软银手中收购了波士顿动力80%的**份。

现在看来,机器人是未来制造业的香饽饽,现代放长线投入这一产业,也算是未雨绸缪了。 不那么全能的机器人,利大于弊

之所以说机器人是香饽饽,看看这几年产业升级的**便可感知到。贝恩咨询公司(Bain&Company)于2018年发布了一份《劳工2030》的报告,其中提到了在本世纪20年代,在自动化浪潮影响下,当前工作岗位会减少20-25%。

▲ 图片来源:Bain.com

如今我们已然活在了本世纪20年代初,在2020年的新冠疫情影响下,全球在岗人数骤减。

事实是工人少了,但岗位还在,而且在病毒阴云笼罩之下,这种情况很难在短时间内被扭转,但生活还将继续,于是在制造业方面,自动化进程加速推进。现实不完全是《劳工2030》所说的那样,不过自动化浪潮确实不可逆。

MobED所提出的模块化设计对整个机器人领域都有借鉴的价值,然而这种设计并非现代首创,类似移动**机器人早已广泛应用于物流行业。

这类机器人大多出现在物流仓储端,由移动车体和载物托盘等部件组成,它们穿梭于仓储架之间,跟机械臂配合着,进行取货、调配、短途运输等任务,搬运效率往往是人的3-4倍。还有一些机器人会在原本的移动车体基础上,添加**器、相机等视觉识别设备,用来统计货品,向后台发送补货通知。

这些原本都是人的工作,而现在被这种硅基生物所取代,这是坏事吗?对那些被下岗的个体而言,这当然是一个沉重的坏消息,但站在社会进程去看,这又是无可避免的事,难论其是好是坏。

不过目前看来机器人能做的工作,还是一些**活,全自动化还远未成熟,面对一些**细活,人的优势还在。 机器人未必要像人

近几年看来,机器人开发工作方向,有了一些细微的变化,简单地说便是将重心从人形转向非人。大概还是十年前,我们看到的关于机器人的**,配图基本上都是人形的跳舞机器人,他们的用途大多只为**大众。

而近期出现在我们视野当中的人形机器人,主要还是实现着治愈人类的功能,不管是迪士尼的Groot还是机器人护士Grace,内核都是**和情感疗愈。

▲ 护理机器人Grace,图片来源:EveningStandard

而波士顿动力的Altas有着非常强的灵活**,凭借强大的平衡能力,他甚至学会了跑酷,但依旧是****大于实用**。

而机器人世界的另一端,非人形机器人的正蓬勃发展,并早已投身到服务人类的工作当中。除前面提到的Mobed和各类仓储机器人,还有拆弹机器人、雾化消毒机器人、扫地机器人。

它们的外观跟人大相径庭,但却因此变得更实用,以往人们总想将机器人造成人类的模样,然而受限于形态,很多功能无法实现。

如今转变一下思路,机器人变得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实用。我们习惯把「Robot」一词翻译成机器人,然而机器人未必要像人。

开发人员跳出原有的思维框架,让机器人有了更丰富的形态,从设计伊始就想好了功能**,然后再考虑对应的**佳形态,这成了当前机器人领域的主流开发逻辑,似乎这样也更为合理。

然而随着传感器、视觉识别、材料学、力学等技术的发展,机器人的设计方向或许会再次向人形靠拢。毕竟这个现代社会是人类建设的,我们所使用的机械、设施、工具等,都是按照人类的习惯而设计,机器人也不能免俗。

上一篇:GE全球首款人工智能影像设备APEX CT“落户”乐城先行区

下一篇:最后一页
本站所刊登的各种资讯﹑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扬州都市网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Copyright © 2000-2020 All Rights Reserved